二十一岁的悼念

文字   3207人阅读    8 人评论

这是秋季最后的一场萧索雨.

在将近踏进二十二周岁门槛的我,也在这最后的秋风秋雨中,省视了我走过的二十一年风雨.

我充实吗?我无悔吗?从呱呱坠的的那一刹那起,老天是不是就已安排好了每个人一生的步步路程?二十一年的路程虽不能说是一帆风顺,但却也不是差强人意。虽说其中有过一些当时认为是悲痛欲绝,抢天呼地,自觉天不公,地不理,天地人皆绝我的挫折,现在想来却只留下自嘲的笑。

人生的路是自己安排,还是他人安排?抑或是冥冥上天早有注定?

“如果有得让我先择的话,我肯定我不会走这条路,这条路,从一...

Read More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