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 父 · 我

文字   950人阅读    1 条评论    

夸父踏上了征途。

背着行囊,我独自开始我的跋涉,在沙漠里。

太阳在天上狂热地放着火箭,周围一片黄沙,滚烫烫的,沙丘绵绵,一望无垠。

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回头一望:一行弯曲的脚印延向远方,不见尽头。

前面一片空旷,除了沙,没有仙人掌,没有一丝草木鸟兽的影子,也不见人的踪影,只有烫人的热风掠过面颊,铁烙一般。

茫茫沙原,路在何方?我心中的绿洲又在何方?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夸父只知道太阳在西边的尽头。我也知道它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在那日落的方向。

路还有多长?我也不知道,我已在沙漠里跋涉挣扎了很久很久,不只一时一刻,不只一岁一夕,但何时是一个尽头?长长的身影拉在我的身后,我没有同伴,孑然一身的我只与影同行。

我慢慢挪动着陷在沙里的脚,跟着太阳西去。

留下一路的粗喘,像一头劳累了一天的老牛。

我想念家,那家的温暖,父母的亲切笑容,淳淳叮咛,那香喷喷的饭餐,洋溢着清香的绿茶。

但我不能回头,我不想回头!不张开翅膀的鸟儿永远不能翱翔苍穹;困在笼子里的老虎永远体会不到那自然的美;永埋土里的种子只懂得黑暗,而永远无法领略那风雨,那太阳的神韵!

我不想成为笼中鸟,牢中虎,土中籽。

我的梦在那绿洲,为了这个梦想,我亲手把沮丧埋葬,把苦难踩到脚下,把气馁扼杀!

远古的夸父难道不也是如此跋涉?为了那个太阳,那个所追求的太阳!

我的梦在那太阳下的绿洲上,我知道。

拖着沉重得每走一步就像抬起一座山的腿,带着满身的疲惫与伤痕,跟着夸父,向着西边挪动。

夸父追到西边,倒下了,成了一座石碑。

但他追到了太阳。

我呢?

我不知道。路我还要走下去,走下去!

或许我会到达绿洲,但或许我会倒在途中,任沙漠吞噬,但我还是要走下去。

精卫不曾放弃衔枝填海的梦,夸父为追日殚精耗血。

有悲壮,有豪情!

或许我会像荆珂,风萧萧兮一去不复还。

但无论成功与否,路还得自己去走。

整了整行囊,我继续我的跋涉。

风,呼呼;沙,茫茫。

世事忙忙如水流,休将名利挂心头。粗茶淡饭随缘过,富贵荣华莫强求。须交有道之人,莫结无义之友,饮清静之茶,莫贪花色之酒,开方便之门,闲是非之口。


»随机文章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仅有 1 条评论
    1. 值得买

      很有文采啊

      值得买 回复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