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岁的悼念

文字   2740人阅读    8 条评论    

这是秋季最后的一场萧索雨.

在将近踏进二十二周岁门槛的我,也在这最后的秋风秋雨中,省视了我走过的二十一年风雨.

我充实吗?我无悔吗?从呱呱坠的的那一刹那起,老天是不是就已安排好了每个人一生的步步路程?二十一年的路程虽不能说是一帆风顺,但却也不是差强人意。虽说其中有过一些当时认为是悲痛欲绝,抢天呼地,自觉天不公,地不理,天地人皆绝我的挫折,现在想来却只留下自嘲的笑。

人生的路是自己安排,还是他人安排?抑或是冥冥上天早有注定?

“如果有得让我先择的话,我肯定我不会走这条路,这条路,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一个实实在在天大的错误。我从前这么说,今后也是这么说。”耗子这么对我说。

耗子高中时是学文科的,但高考失意,在家庭的压力下,进了教育学院。这本无所谓,偏偏是他又进了一个理科专业:化学。

“学化学,对于一个整个高中都没有碰过化学课本的人来说,就如同叫一个瞎子去打鸟一样可笑。”耗子在几乎每学期都化学补考后如是说。

我能说什么?人生诸如此类的事经常存在。人,好像每每总不能走向自己的目标,老天就真的这么喜欢捉弄人?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学这个专业,我的所好吗?不见得。父母的期望?有很大一部分。但在很大程度上来说,是父母的潜行默教引导我走上了这条路。他们希望我去完成他们当年没能实现的梦想。但这不足为奇,经过文革洗礼的老一辈知识分子很多很大程度把自己的意念有形无形地付之下一代的身上,这是我们这一代的幸运抑或不幸?

我并不见得很喜欢这个专业,尽管我也并不讨厌这个专业。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能很快适应环境。所以私下里,我往往自责自己,怎能就那么随波逐流?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打发了。而两年的我,收获就如用一张渔网捞鱼,鱼没捞到倒说得过去,水草也不见一丁点。更可悲的是,就连那海水也顺着网的空隙流失殆尽。渔网不是用来打水的,我知道。但我悲哀的是,我一无所有,就连网上的一滴水也没有了,只余下一张日渐灰黄破旧的网。

所以我总是空虚,莫名其妙的空虚;总是寂寞,说不出来的心灵的寂寞。每当日沉夜临的时候,我总是站在阳台上凝望,凝望那高楼大厦上的余空,那暮色沉沉的蓝天里的一抹残阳余辉。空旷的天空孤寂的视野,一如我落寞的心。

我总感觉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与我格格不入。我不喜欢喧闹。繁华只是一种虚伪的表象,因为繁华的背后隐藏了太多的污秽与辛酸的血泪。我喜欢的是山水,不加修饰的自然山水。我向往的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广阔天地;我向往的是“采菊东南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风光;我向往的更是那乘鹤归去,泛舟千里的意境。

耗子说我那是隐士的生活。

我不是隐士,因为隐士有入世的本钱,而我没有。故而我不能大隐于市,因为我受不了尘世的纷扰烦忧;我也不能小隐于野,我忍受不了那村民的愚昧和日渐繁华的村庄。那日落西山,炊烟渺茫,悠然挪步的老牛背上,牧童吹着悠扬的笛声的乡村画卷,在着日渐城市化的世界里,只能是一种回忆,一种向往,一种奢望。

所以我不是隐士,也成不了隐士。于是夹在心灵净土与现实世界的我,只能有更多的自怨自艾。

有人说过,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人都习惯去干一件想来肯定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以感到生活得很有意义,习惯去用一种夸张得近乎颠狂的热情去迎合世人的目光,来掩饰自己内心消极的真实。一针见血!不幸的是,我就是这群人中的一员。故而我总是摆出一脸的笑意,春意融融,忙这忙那。虽说不上一副弄潮儿的模样,却也是一个匆匆都市人忙碌身影的样子。

于是在夜阑人静的时候,我的心在滴血。这就是我所谓的生活,这就是我将不断重复的路程吗?白日的繁荣,夜晚的死寂,这就是我的生活?

无聊,烦躁,空虚,寂廖,心中的那一方净土在黑夜里不断的叩击着我庸俗的外壳。我能干什么?黑暗里,我彷徨。

能驱遣心灵的苦恼的,只剩下在纸上驰骋千里,一泄心头的种种哀怒与悲慨,然后大笔一甩,颓唐地倒在椅上,透过倒映着灯光的窗户,注视那闪烁着点点霓虹灯的夜景,任寂寞如洪水泛滥,吞噬整个空间,咀嚼我的心,如老鼠一般,一齿一齿啃齿。

耗子说我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如果我能早生几百年,或许那个世界适合我。生不逢时呀!

生不逢时?古之名宿名将空有一腹文韬武略无处可施的可悲可叹的话语怎能用来形容我?

文不文,武不武,我算得了什么?没有才华横溢的头脑,没有妙笔生花的文采,也没有“力拔山河气盖世”的豪迈,更没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壮志;我算得了什么?归根结底,我只是空有一颗怜悯的心,一颗与世无争的心。或许更确切的说,我只拥有一颗与人争不过,只能寻求避世的心,我或许只能在狭缝中求生存的野草也不如。

生命如草芥。我还不敢如此轻视。“肌肤受之于父母”。所以我只能任心中那方净土的重锤狠狠地敲击我的心灵。

我不能摆脱,因为我无法摆脱心中的那方净土。

“如果我今后活不下去,那都是我大伯害的,是他硬塞我到了这个学院,还说专业可改。我本来就不应该听他说。”耗子恨恨地说,脸上流露的却是一脸的无奈。

我无言,我不是也与耗子同样远离了我的梦想?两年多的无所事事,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梦之破裂?初中时的空虚寂寞是因为找不到通往梦想的路,现今的空虚寂寞却是因为那梦想对自己而言已是天边的白云,云端缥缈的山峰,可望而不可及。我一直以为自己很能适应,事实是我身体是适应了,心却无法适应。她给适应的身体包裹起来。我一直在自欺欺人,一直在逃避,不敢承认、正视它的存在。因为我害怕,害怕面对剥去这层层的包裹后的赤裸裸血淋淋的心。我没有胆量去面对,我只能用“我适应了”诸如此类的话语来劝慰自己,麻醉自己罢了。我无法抛下的,还是那一方净土。两年的时间,我只是在闲言碎语,狂歌纵酒中度过。难道这就是我的适应?

悲哀。二十一岁前曾经以为有过多次的重大转折点。其实,那都不算什么。那所谓的重大,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堂皇冠冕的借口,一个令自己心安的理由。犯错的人总会找到搪塞的借口来掩饰自己愚蠢的行为。而我也只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愚人。

二十一年的生活,不能说白活,却也不能说活过。二十一年的时间,能让我捞得起的只是一点点浮萍,余下的只是空白。这就是我的二十一年?!我还有几个这样的二十一年?我不禁抖颤。

“我想在毕业后出去闯荡,我不想因为一次的错而错过一生。或许到我老了的时候会发觉这次的选择才是一次完完全全的错,但我无悔,因为我毕竟真的活过,为我自己。”痛定思痛后的耗子望着天空,脸上露出无比的坚毅。

我祝福耗子,我是他的老友,作为从初一到现在整整八年的老友,我又怎能不理解他?我们是有着如此多的不相似,也有着那么多惊人的相似。生活给了我们如此多的苦难,但为何我们就只是如此一味地苦难下去?我们应该去改变。我不说去扼住命运的咽喉,这不现实,因为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天早已注定的改变!我这么说,也不是迷信。凡事总得有个说法,有个理由。尽管许多时候完全没有理由。但这是玄之又玄的理由就是没有理由的理由。

“往者已矣,来者犹可谏”我挺感激老孔的这句话,它让每一个审视自己之前活过后都有一股新生的冲劲。

在二十一岁结束的钟声敲响之前,我想我该做点什么,那种表面笑看人生的混混沌沌的生活并不是我原想象,也不是我所想象的。我说过,我和耗子有着惊人的相似,所以我知道,我该做些什么了,就在这时,在这个二十一岁的岁末。

不为别的,只为一种的终结,另一种的开始。

埋葬了二十二岁前的我,我无法记念,只好写了这一篇文章作为悼念——

二十一岁的悼念!

世事忙忙如水流,休将名利挂心头。粗茶淡饭随缘过,富贵荣华莫强求。须交有道之人,莫结无义之友,饮清静之茶,莫贪花色之酒,开方便之门,闲是非之口。


»随机文章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已有 8 条评论
    1. 半价男士羽绒服轻修身加厚

      已访问,欢迎回访

      半价男士羽绒服轻修身加厚 回复
    2. 广东seo

      来看看你的博客,有空也去我那看看!

      广东seo 回复
    3. 郑凯彬

      我是郑凯彬,一起交流下,可以来我博客看看。

      郑凯彬 回复
    4. 香袭人

      没事来看看你的站。
      壬辰年(龙)正月廿六 2012-2-17

      香袭人 回复
    5. 超级购物网

      很给力的博客。

      超级购物网 回复
    6. www.chaojishop.com

      永远支持博主。

      www.chaojishop.com 回复
    7. www.chaojishop.com

      永远支持你!

      www.chaojishop.com 回复
    8. 忆草怎么样

      朋友,是你让我来看看你的。

      忆草怎么样 回复
    发表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