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时候

文字   31人阅读    0 人评论

大多时候,我总处在决择的当口。人生太多决择了。不用逃避,也不可能逃避。掂掂决择天平的两头,却是“鱼与熊掌不能兼得”的难以取舍,没有两全其美,是不是人唯有经过决择才能迈向成熟?
大多时候,受伤疲惫的我,总会想起家的那盏灯,家的温暖,父母亲的疼爱,家里那一壶喷着热气的绿茶。家,曾要我儿时多少次躲避伤害,倾诉委屈的港湾;家,曾给了我多少的希冀、温暖与安慰!但年少的我却一度逃避家,逃避家中那一顿唠叨与责备。逃避家与依恋家这两个极端的统一是不是都来源于家的情结?
太多时候,我总是想成功。人总是希望辉煌,但为何更多的时候,我拥有...

Read More

阅读原文

孤独人生

文字   51人阅读    0 人评论

为何,太多的时候,我总是觉得自己是那样的孤独?
伫立在这空旷的大地上,天地间的万物仿佛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我一个人,茕茕孑立的身影散落在地上,和我形影相吊。看着幕色慢慢地坠落,四周一片静谧。我的心也慢慢沉落,一股难言的悲哀充斥着心头。倘大的天地,我却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亲人,没有一个红颜知己!
我就如黄昏中独飞的孤鸟,声声哀鸣,凄切悲痛;又如那大海上的浮萍,随浪漂荡,风吹雨打。茫茫天地,前途在何方?我迷茫。天地间杳无人影,又有谁能够给我指出路,指点方向?又有谁能够伴我走过茫茫长路?没有人!我只一个浪迹天涯的...

Read More

阅读原文

夸 父 · 我

文字   818人阅读    1 人评论

夸父踏上了征途。

背着行囊,我独自开始我的跋涉,在沙漠里。

太阳在天上狂热地放着火箭,周围一片黄沙,滚烫烫的,沙丘绵绵,一望无垠。

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回头一望:一行弯曲的脚印延向远方,不见尽头。

前面一片空旷,除了沙,没有仙人掌,没有一丝草木鸟兽的影子,也不见人的踪影,只有烫人的热风掠过面颊,铁烙一般。

茫茫沙原,路在何方?我心中的绿洲又在何方?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夸父只知道太阳在西边的尽头。我也知道它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在那日落的方向。

Read More

阅读原文

俗 人

文字   487人阅读    0 人评论

(一)

世俗人,世俗的人。

俗人,一个在尘世中浮浮沉沉不能自拔的人。

俗人,让尘世间天灾人祸烦扰不能超然的人。

我是一俗人,因为我也在为我的功名利禄而奋斗。

但在夜阑人静的时候,我常常仰望星空思索人生的意义在于什么?难道真的只在于那功名利禄,在于别人所说的”那奋斗的过程”?或许那是一种美,也是一种人生,也是我处于人世尘海中的一种不可避免的过程。但这并不是我心底所向往的人生。人生如梦,倾刻间,转头恍隔世。尘的复杂,尘世的功利,尘世的虚伪,尘世的勾心斗角,在美好的风范中的一...

Read More

阅读原文

心伤

文字   482人阅读    0 人评论

再一次听到你的名字的时候,是在阳光和煦的初春。

子新说你说后天聚会,听到你的名字,我心潮起伏。

曾几何时,你的名字在我记忆中沉沦?

曾几何时,你的容颜在我心中飘逝?

一度我想我早已将你放入了漂泊的瓶子随波而去;

一度我已认为我已将心中的那份情淡忘。

但那天,当你的名字再一次在我耳中响起,我不禁心绪紊乱。

你的容颜,你的一频一笑,你的莺言鹊语,你的举手投足,你飘逸的倩...

Read More

阅读原文

今宵别梦寒

文字   477人阅读    0 人评论

    云一般的美梦在巫山神女见楚王的一刹那碎了,烟飞云散。

我睁开双眼,默叹了一声。

梦,只是梦!

一个不断重复的我心中所编所导的梦中戏!

我坐到书桌前,桌上的《红楼梦》映入了眼帘,你的倩影又飘入了我的脑中,可如今的你,又在哪里?

窗外一片灰蒙,这只是凌晨,天上的星星在眨着,那是你的眼睛吗?轻风盈盈,思绪无穷,我不禁吟起了:

霞绡云幄任铺陈,隔苍蟆更听未真。

枕上...

Read More

阅读原文

心 如 尘 埃

文字   490人阅读    0 人评论

我总是觉得我心在漂泊,如怒海中一叶扁舟颠簸在风浪里,找不到一个可停泊的港湾,也找不到一个可避风雨的地方。
心,浮在天地间,似尘埃,在倾泻的月光下轻摇慢曳,没有着落。
我总是一个人默默坐在窗前,远眺着西边的那抹晚霞,那轮残阳。洒落了一天光与热的太阳现在是不是也在沉迷?是不是也在无奈?虽然拥有了一天的灿烂与辉煌,虽然享有了世人对其崇高的赞美,但在这西落天边的时候,在它远离了繁华与光辉的时候,在它即将步入晕暗的天边的时候,它是否也在叹息?也有落寞的情怀?
曾有一种说法,太阳与月亮是一对情侣,但它们却...

Read More

阅读原文

二十一岁的悼念

文字   2485人阅读    8 人评论

这是秋季最后的一场萧索雨.

在将近踏进二十二周岁门槛的我,也在这最后的秋风秋雨中,省视了我走过的二十一年风雨.

我充实吗?我无悔吗?从呱呱坠的的那一刹那起,老天是不是就已安排好了每个人一生的步步路程?二十一年的路程虽不能说是一帆风顺,但却也不是差强人意。虽说其中有过一些当时认为是悲痛欲绝,抢天呼地,自觉天不公,地不理,天地人皆绝我的挫折,现在想来却只留下自嘲的笑。

人生的路是自己安排,还是他人安排?抑或是冥冥上天早有注定?

“如果有得让我先择的话,我肯定我不会走这条路,这条路,从一...

Read More

阅读原文